• 欢迎访问成都棕南医院【官方网站】!
  • 免费健康热线:028-85224567
失眠抑郁
失眠症 抑郁症
头晕头痛
精神卫生
精神分裂 躁狂症
精神障碍 妄想症
神经症
躯体化障碍 植物神经紊乱
神经衰弱 神经官能症
心理障碍
心理障碍
疑病
成都棕南医院 > 焦虑症 >

来自一位重度焦虑症患者的自述“我得重度焦虑症的那段时光”

成都市慈善总会会员单位       解锁行动专项救助基金

  2017年7月-12月,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因为一些原因,我换上了重度焦虑症(有一定的抑郁倾向)。

 

  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病了。在我身陷一堆焦头烂额的麻烦事的时候,这场心灵的感冒就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不动声色的焦灼我的神经,麻痹我的躯体。

 

  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饥饿也不是梦想,而是焦虑症。半夜醒来数次,不到清晨我就再难以入睡,脑子如同被火车碾压过一般疼痛和混沌,双腿如灌了铅一般麻木和酸麻。

 

  我天真地以为这是最近我太劳累的结果。于是,每天早上,当我再也无法入睡时,都会跑到阳台上企图呼吸清晨的清气来驱走前一天的倦气;我会把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来播放《最炫民族风》,企图赶走脑海中阴魂不散的叫嚣声。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精神失眠、大脑混沌、躯体酸痛开始周而复始每天找上我,我的理智在一点点的被他们联手侵蚀殆尽。更可怕的是,我的语言表述和图文理解能力也开始逐渐退化,时不时的,莫名其妙心中会涌起一番烦躁和冲动,毫无理由的潸然泪下,人多的地方让我呼吸不畅只想逃离。

 

  那段时间,我依旧会按部就班的按时吃饭,和朋友谈笑风生。只是我知道,那是的我只是一具行走的躯壳,机械性的吞咽食物,麻木应对周遭的事情。

 

  那段时间,我还喜欢上了黑暗。每天最期盼的就是关灯上床的那一瞬间,因为这意味着漫长艰辛的一天终于结束了,终于可以躲回我的被窝,远离一切的喧嚣和痛苦。

 

  但是我知道,那是暂时的自我麻痹。因为,白天终究还是会降临。我开始憎恶白天,那刺眼的光芒意味着可恶的新一天的开始。

 

  请把我的黑夜还给我。

 

  终于,有天夜里,我又失眠了,脑海里的喧嚣声又再次响起,其中夹杂这一个清晰而轻蔑的声音:你的人生完蛋了

 

  是啊,这样的我没法顺利毕业,没法找到好的工作,然后就这样碌碌无为过完一生。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这么轻易的完蛋了。一直以来,我都是对自己的人生都是做好充分的规划,正确的时间就要做正确的事情,能够很好的掌控自己人生的方向。我永远知道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要什么。拖延症,从来不存在在我的字典上。为了做好一件事,我愿意花费比别人更多的精力和心血,我愿意提早就着手进行充分准备。

 

  失控的人生,是不存在我的人生字典中的。

 

  我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那个环节出了问题。

 

  终于,在焦虑、迷茫和痛苦的三管齐下下,我彻底崩溃了。

 

  我的世界再也没有色彩之分,对以前钟爱的事物也丧失兴趣,度日如年麻木不仁。

 

  在这样浑浑噩噩中,我又熬过了一个月。

 

  在一个按部就班麻木机械的下午,我无意中在知乎中看到了一篇关于焦虑抑郁症的文章。文章中的每一个字都指戳我的心脏深处,字里行间中,我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我在经历如文章中所述的同样痛苦。

 

  那个困扰了我几个月的疑问貌似终于给出了答案:我可能换上焦虑抑郁症了。

 

  找到了病根,我竟然松了一口气,麻木地扯出来了一个微笑。

 

  原来,我是生病了。或许早在炎热的七月,它就无声无息地潜伏在了我的体内,然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心灵的感冒,呵呵,多么美丽的名称,听起来就足够矫情,是为了来遮掩它本身矫揉造作的本质吗?

 

  “你瞧你,过去的20几年一直顺风顺水的,你有什么不满意不知足?比你境况惨的人多了去了,你又有什么资格换上这个病?”

 

  “是的,都是我的不对,我认错我忏悔,我不知人间疾苦,太矫情。”

 

  这两种不同的声音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穿插萦绕。

 

  与此同时,我又得到一个建议:得了这病,不要硬抗,看病吃药,才是王道。

 

  “啊?吃药!这种病需要吃药?!我真是第一次听说。吃药会不会越吃越笨?别到最后焦虑没治好,自己还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笨蛋!”

 

  “哼,你的人生都已经完蛋了,还担心这些有的没的?”

 

  好的,两个声音又开始了他们的争论。

 

  在他们的喋喋不休声中,我终于缴械投降了,败给了这个病,也败给了自己。我还是准备就医一试。

 

  病房里,美丽的护士小姐姐让我填写了几大本专业的心理测试题。我连连点头,不敢怠慢,像如临大考一样认认真真的填写每一道题。

 

  讲真,每个题仿佛都是为我量身设计的。他们仿佛看穿了我的内心,直逼灵魂深处,一遍又一遍拷问着过去几个月我的心路历程。

 

  被人窥透一切的感觉真不好。

 

  医生拿着我的测试题,简单的瞄了几眼,仿佛看透一切一样不苟言笑询问着我的一系列病症。我详细清晰的描述自己的病症,仿佛要将这几个月的抑郁一吐为快,医生边听边飞快的在病历上做着记录。

 

  说完之后,我急切的想要印证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医生停笔之后,稍作停顿,迎上我焦虑殷切的目光,平静的说道:“你这是焦虑症,结合测试结果,偏重度。”

 

  果然,不出所料,我真的生病了。只是这次,是在精神上。

 

  医生说的那么平静,看来他已经诊断过无数想我这样的病患。原来,我不是一个人。

 

  我急切的询问患病的原因,医生缓缓地说道:“因为XXX和XXX压力过大,导致你的状态无法放松下来,加上你自身不会排解,患病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没事,我给你开几副曲舍林片,你回去按时吃,一定不能擅自停药。然后记得及时回来做复查,只要XX答辩结束,就可以减量,病症自然而然就会减轻变好。”

 

  “那吃药。。。会有什么副作用吗?比如影响智力?”我不好意思的小声问出最关心的问题。

 

  医生一听,楞了一下,然后轻轻笑道:“这种药会让你变开心,不去再想那些烦心事。说道副作用,它可能会让你食欲不振,有助于减肥。”医生看我沉默不言,又开玩笑道:“你们女孩子不是都想要减肥吗,这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听言,我内心悄悄OS:“只要别变笨就行,减肥什么的都是浮云。”

 

  拿着手中的曲舍林片,我内心一片疑问:这药片真的能起作用吗?半信半疑中,我开始了自己的吃药之旅。

 

  在我默默祈祷药片能够赶快起效的过程中,没想到副作用却更早的悄然而至。

 

  服药的第一天晚上,躺在床上,我上半身每一片肌肉都如振裂式的凌迟着我的神经,翻来覆去怎么躺都不是滋味。断断续续的疼痛折磨的我根本无法入睡,又一股心烦意乱涌上心头。

 

  如果连药物都无法帮助我好起来,那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夜深人静的夜,我不敢叫出来。因为室友已经安然入睡,我不能打扰别人的美梦。我只能把烦躁和痛苦转化为微弱地啜泣,并祈祷白天的赶快到来。

 

  那是我这段时间第一次期待白天的降临,这样我就能毫无顾忌自把痛苦在释放出来。

 

  可是现在,我不能。

 

  好不容易熬过了漫长的夜,白天要的副作用不减反增,变得更加放肆起来。

 

  我的牙齿感到迟钝麻木,咀嚼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不少。此外,我的双手开始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像得了帕金森一样。

 

  这也是我第一次切身的感受到身体不受控制的真实存在。

 

  想来也可笑,以前的我,人生从来没有失控过。现在,我的精神和肢体就像合谋好了一番,纷纷逃离我原计划设定的轨道,同时上演了一出失控的讽刺。

 

  我就这样有气无力的被病症和副作用同时折磨着。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给好友丽丽展示了我发自肺腑班不受控制的手抖表演,并忍不住和她说明了我的病情。

 

  她是为数不多知道我病情的好朋友,她也不相信看起来很正常的我竟然得了这样的病。

 

  说起来,还是非常感谢我的父母和丽丽。在我最脆弱无助的时候,是父母的追魂call和丽丽无时不刻的陪伴帮我转移了不少焦虑情绪和负面思绪。

 

  话又说回来,在我服用了药物的3天之后,副作用慢慢消退,药效开始逐渐发挥起作用来。大脑中嘈杂的噪音不见了,躯体症状也慢慢开始好转,我开始喜欢在操场下晒太阳养精蓄锐。要知道,以往的我总会觉得晒太阳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说来惭愧,自从服药之后,我的胃口不减反增。或许我自己都觉得,我是病人,应该多吃一点,吃好一点。

 

  借着这个势头,我开始冷静下来去处理那些搁置了一些时日的任务。这两件任务都比较艰巨,关系着我的毕业和职场人生。就在这时,我无意中看到河森堡在微博上分享的一段话:“如果你觉得某个任务让你特别焦虑,压得你喘不过气来,那么最好的排解方法就是直接去做这事,什么都别管,就是使劲做,努力地推进其进度,这棘手的事情在进度上每发展一点,你的焦虑就会少一分,同时你的焦虑越少,推进的速度也就越快,只要咬紧牙关,不停地推进,总会有解脱的时候。”

 

  他的这段话给予了我非常大的启示。说的多好啊,这不就是我现在最需要的动力吗?战胜焦虑的最好方式就是动起来,努力去做,去推进。

 

  在药效的辅助下,我开始重新调整情绪和心态,努力全身心的投入到手上的两个任务中去。工作之余,我还搜集各方面的资料和信息去主动了解焦虑症和抑郁症的成因和相关解决方法,从而更好的认识病症,认识自己。

 

  忙碌之余,我还会和丽丽定时去操场上散步,交心地聊聊彼此的一些心事和看法。与此同时,我也会定时给父母汇报自己的病情和现状。

 

  不知不觉中,我的病症开始出现好转的迹象,不光指精神上,更是指心态上。我开始主动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努力让自己在压力下慢下来。

 

  在知乎上曾经看到这样一段话,其实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之前是不是一直一帆风顺走到25?好学生没挂过科没挫过折?一直对照着别人的要求和期望打造自己?你的问题在于,你之前的人生从没失控过。

 

  你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这样掌控自己的人生,什么都是最好最快的,绕不得一点弯路。而论文出问题是导火线,感情问题是那把火。你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回到学校却发现以前人生中的一切知识都不能让你自如应对,重回平衡。

 

  于是你的心理就崩溃了。

 

  所以你说学了这么多年一切都没有用,是吗?你什么都不想做,因为害怕会再遭受挫折,是吗?你觉得什么都晚了,因为你觉得“如果我走的不是最快的路就追不上别人”、“我不能犯错”,是吗?你是不是一直在按照别人的喜好和期望打造自己?所以突然发现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想做什么?

 

  仔细想想,你以为不失控的人生,是你去探索生活与世界,还是你在被社会推着走?是你在掌控人生,还是人生掌控你?

 

  上面写的其实是我曾经感受过思考过的。如果你觉得和你有相似之处,可以参考我的方式。最重要的一点,安心以重建平衡。你要接受:“问题永远都会出现,重要的是总有办法解决。”

 

  人生没有标准答案。也没有什么来不及。困住你的是你想象中的别人的眼光。

 

  ”

 

  我相信,在世界的其他的角落,又无数像我这样饱受焦虑症或抑郁症折磨的朋友。真的,焦虑症抑郁症不是一种特权病,它不分男女老少,高矮穷富,它不因你足够幸运就弃你而去,也不因为太过倒霉就一直伴你左右。在它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患上它的可能性。

 

  它不是矫揉造作,它是你的心灵不小心感冒了。需要你的呵护,你的重视。如果你对他嗤之以鼻,不以重视,它就会变得心灰意冷,带你飞进无尽的末路深渊。

 

  所以,当你的身边出现这样一群人的时候,请不要轻飘飘的说一句:“你要学会自己调整,你要提高自己的抗压能力,你这是自己吓唬自己”。看似轻飘飘的一句话或许就可能成为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棵稻草。你所能做的,就是在他们需要你的时候陪伴他们左右,甚至不需要言语上的安慰,只要让他们清楚,你懂他们的感受就好。

成都棕南医院,在线了解预约平台正式开通!

点击右侧在线预约填写个人信息即可(已做加密处理,患者可当心填写),挂号成功之后到院可享受优先就诊特权。

医院地址:成都市武侯区二环路南二段19号

服务热线:028-88146557

在线免费预约
成都棕南医院
解锁行动专项基金

医院性质:公益性精神专科

主诊医生: 李文俊、王玉玲、程艺萍、伊腊梅、贺立新、郭东、陈雪飞等

诊疗范围: 失眠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躁狂发作、智力发育障碍、癫痫所致精神障碍、强迫症、焦虑症酒瘾、酒依赖、酒精所致精神障碍等精神心理疾病。

医生成员
  • 李文俊
    主任医师
  • 袁德基
    主任医师
  • 程艺萍
    副主任医师
  • 王玉玲
    副主任医师

注:具体坐诊时间,建议在线了解

  • 预约提示:
  • 预约电话:028-88146557
医生号绿色通道
您的名字:
联系方式:

成都棕南医院,医生长期坐诊,专业治疗失眠抑郁等精神疾病。

来院路线
医院地址:
成都市武侯区二环路南二段19号
乘车路线:
乘坐地铁在倪家桥C出口,步行830米。
乘坐公交车:76、77、92、247、501、304、1112、1115在人南立交东站下车,步行280米。
乘坐快速公交(K1、K1a、K2、K2a)在人南立交东下车即可。